关注万智牌中国:
文章

第四集:残酷的打击

Langley Hyde
09-09 10:35
将本文分享至:

在晴空号的甲板上让卡恩怀念起了过去。尽管是一群不同的船员在索具上忙碌着,笑得像他们在甲板上工作一般,摆弄着闪闪发光的机械装置,但船上的气味和声音却让人觉得舒服而永恒。金色的光在下面的白云间散射,在蜂蜡涂成的甲板上闪闪发光。蓝天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海风冷却了他那金属的身体。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们四个人—泰菲力、雅亚、裘达和卡恩本人—刚被一个接一个地从阿基夫的瞭望塔的上层拉了出来,吊在绳梯上像昆虫一样悬挂在这座巨大城市的上空。

「莎娜在等,」裘达说。「我们必须设置晴空号的航向。」

卡恩点了点头,雅亚也跟着他们走起来,她的白发像旗帜一样在身后飘逸。他们走进房中。莎娜站在一张椭圆形的桌子旁,双臂交叉在她擦亮的皮甲上。亚瓦德本来就已经很白的皮肤再加上吸血鬼的苍白,在她身后的阴影中徘徊。泰菲力躺在旁边的一张小床上闭着眼睛。拉夫拉了一个三脚凳坐在他身边。他的双手捂着泰菲力腹部上的伤口,魔法的银色光辉像热浪一样从手掌中飘散出来。黏足也加入了他们,蘑菰一样的小狗在它的底部嬉戏。蒂娅娜把她的翅膀紧紧地夹在身体里,以便穿过那扇门。

莎娜拿出一个卡恩原以为是装饰用的水果碗,并坐了下来。「或许我是船长,卡恩,但航线是你在设定。告诉我晴空号要去哪。」

「我们必须在非瑞克西亚人获得力量,并转化更多人口之前迫使他们开战。」卡恩说。「我们将用三个非瑞克西亚人最想要的东西来引诱他们:同兆、魔力钻探机,和. . .我。」

裘达看着卡恩,担心萦绕在他的双眼。「这是一个冒险的计划。失败就意味着失去多明纳里亚最珍贵的神器,还有你,卡恩。我不想让你处于这样的危险之中。」

「我喜欢一些风险,」雅亚说。「如果我们把他们引出来,如果我们赢了,我们就从根源上杀死非瑞克西亚人。他们就像藤蔓:你得早点拔。一旦树立,就会扩散。」

「如果说在阿基夫发生的事件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我们的军队团结比分开更强大。非瑞克西亚人的战术靠的是分化我们,并依赖潜行密探在暗处所能完成的秘密工作。如果我们分开了,我们就很脆弱。在一起,就强得许多。」卡恩说。

「不过,」裘达说,「我们的盟友遍布整个多明纳里亚。阿基夫沦陷后,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不再是我们的—而是他们的。我们必须招募所有盟友来进行抵抗。」

「所以我们分开,」雅亚说。「我们招募盟友,把他们带到魔力钻探机。」

在这次讨论中,晴空号上的船员一直很安静,但是现在拉夫叹了口气。魔法从他的手指上消失了。他抬头看着卡恩。「我妹妹会为你而战的。」

「我去找达妮莎,」雅亚做出决定。

「亚维马雅也遭到了袭击。」裘达说。「妖精会帮助我们的。我可以去找他们,招募他们为我们而战。」

「我会直接去魔力钻探机,」卡恩说。「去和尤依拉对话。我是唯一一个读过并记得我找到同兆钥匙的人。我需要把这些信息记录下来,以便其他人检视。」

泰菲力从昏迷中醒来。「我和你一起去,卡恩。我需要时间恢复,我还可以在魔力钻探机和同兆占据你时招募我们西瓦的盟友。」

「你运气不好。」卡恩对于泰菲力的伤口这么说。

「我认为我的运气非常好,」泰菲力说。「我活下来了,不是吗?」

「如果我们分开了,」雅亚说,她的头发在脸上飘动。「我们怎么知道我们中是否有人受到了侵害?斯特恩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占卜仪很难聚焦于非瑞克西亚人。」卡恩说。「如果我看不到你,我就认为你已经受到了侵害。」

「你不用睡觉是件好事。」雅亚说。

莎娜看着她的船员,他们一直在耐心地听着。「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启航吧。」

红铁山脉是如此美丽,以至于在这里策划战争似乎是一种不敬。并不是说雅亚是虔诚的那种人,而是那些粗糙的锯齿状山峰,上面的页岩从峡谷中倾泻而下,在阳光下露出了洁白的白色。高山的花朵在紫色和金色的浪花中从草地上垂下,还有那个巨大的、中性的英雄凋像,他的故事已经被时间遗忘了. . .

好吧,也许她变老了,但雅亚可以想象自己在一个阴凉的山谷里,在一个雪松木的小木屋外慵懒地歇着。在那里,战争机器慢慢腐烂,被遗忘在翠绿色的苔藓和直立的剑蕨下,如块巨石一般。也许手里还拿着杯冰薄荷茶。就这悠闲地过个一二十年好像也不错。

她对自己哼了一声。说的好像你要退休了一样!

「雅亚!」阿耶尼从树林深处的阴影中大步走出来,他的白色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斗篷在他身后飘荡。「达妮莎告诉我你到了。我一直在寻找鹿来喂饱整个营地,这是个不错的狩猎地点。」

由Matt Stewart作画由Matt Stewart作画

「有收获吗?」雅亚问道。

阿耶尼向她狞笑,露出了他的牙齿。「老样子。罗堰这千年来都还记得非瑞克西亚人的入侵,他们已经派出了斥候加入我们。多明纳里亚里最好的弓箭手。」

当他跳过雅隆卡帕轩时,雅亚便开始担心。「看来你没有找到雅隆?」

阿耶尼把目光转向达妮莎的营地,落在一个浑浊的绿色冰川湖的边缘。她的宾纳里亚骑士们搭起了白色帆布帐篷。除了卡帕轩家族那座有七扇窗户的高塔外,塔穆拉家族的旗帜也迎风飘扬,上面有一颗七角星。炖锅使空气中弥漫着煮洋葱的香味。

「他们的距离超过了我,当我绕过去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所以我开始追踪他们,然后遇到了达妮莎。」

达妮莎卡帕轩大步穿过营地,走向雅亚和阿耶尼。她浅棕色的皮肤焕发出健康的光彩,两边剃光的头发向后梳成浓密的羽毛状。她的铠甲闪烁着银色的光芒,胸前交叉着金色的饰带,就像杰拉尔德的饰带一样,镶有彩色玻璃,闪耀着红色、猩红和黄色的花瓣。

阿耶尼说,「我追踪非瑞克西亚人到这里以南的一个基地,隐藏在一些洞穴里。」

「我爸爸一定在那里。」达妮莎转向雅亚。「达妮莎卡帕轩,雅隆卡帕轩之女,卡帕轩家族继承人。你是?」

好吧,好吧. . .距离雅亚上次没被认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雅亚巴拉德,」阿耶尼清了清嗓子,「和永恒的裘达并肩作战。」

雅亚哼了一声。裘达收集绰号就像小男孩收集弹珠一样。「我是来邀请你带援军去找西瓦的。」

「任何阿耶尼的朋友在这里都是受欢迎的。」达妮莎说。「但不幸的是,在我救援父亲之前,我不会让我的部队去西瓦打仗。」

「延迟—」

「─是值得的,如果你愿意帮助我,我会很感激你的帮助,」达妮莎说。「如果我父亲还活着,你将会得到卡帕轩家族的谢意和骑士的支持。如果他不. . .好吧,你们会获得卡帕轩家族新领导人欠你们的一份人情。」

雅亚伸出她的手指,从空中拉起火焰。热量辐射到她的皮肤上。「好吧,一个让人离开洞穴的可靠方法就是烟雾。」

如果在多明纳里亚上有什么地方让裘达感到年轻,那就是亚维马雅地区萼城的废墟。这座古老的圆顶建筑,拱顶朝天,金色的石头上垂着垂坠的纹饰,像一条巨龙收藏的宝藏,在夕阳的馀晖中呈现出绚丽的色彩。它在当一棵巨大的树妖被连根拔起并移入大海时显露出来,仍然散发着泥土的味道。

「裘达?」

他没有认出那个声音。一只天蓝色的蝴蝶停在他的肩膀上。他想拂去它,但又犹豫了。

一个妖精盯着他,浅色的皮肤上有斑点,明亮而聪慧的眼睛周围显露出金色。虽然裘达说不出原因,但她看起来很年轻。她穿着战士的皮甲;猩红、赭石和橙色,但与他在其他亚维马雅妖精身上看到的盔截然不同,整合了新用途的索蓝技术。

由Aurore Folny作画由Aurore Folny作画

「你就是永恒的裘达?」她说。「大法师裘达?」

裘达轻咳了一声。不知为何,当小妖精盯着他的时候,他对那只懒洋洋地拍打着餐盘大小的翅膀地蝴蝶靠近他的脸,感到特别难为情。

「德鲁伊长老严森卡萨隆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有人说有很多不同的裘达以你的名字作为头衔,但我一直以为只有一个。」

「我来这里是为了和梅里亚谈判,」裘达说,「招募军队为西瓦的新联盟作战。」

「你一定有四千岁以上了!」她上下打量着他,就像在看一件考古文物。蝴蝶飞走了。裘达清了清嗓子。他觉得自己被人打量了一番,这种感觉他并不喜欢。

然后妖精叹了口气。「我希望我能帮你,裘达。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梦想着和你并肩作战,带领我的人民向你伸出援助之手,一起. . .拯救多明纳里亚。但是我很抱歉。我必须为我的人民着想。」

裘达笑了。这就是梅里亚。几个世纪的交际手腕使他得以掩饰自己的震惊。妖精们很少会追随一个身上带着青春印记的人—这也是他认为最好由自己来完成这些谈判的原因之一。但是,妖精们很少在古老的废墟、石头和金属建筑中寻求庇护。多明纳里亚正在改变。「非瑞克西亚人要入侵了,梅里亚。这不是你是否战斗的问题,这是时间与方式—这两个问题。不论我们是否将共同作战,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当将决定我们是否取得胜利。」

梅里亚低下头,郑重地表示了感谢。「永恒的裘达,你是明智的。我很荣幸认识你,真的。但你的言辞和名字都无法动摇我。我看不出我的战士有什么理由为了你的缘故而放弃家园。是的,如果非瑞克西亚人挡住我们的树冠,我们就会战斗—带着优势在我们的主场。但是去西瓦?不,我不这么认为。」

「非瑞克西亚人可以派出潜行密探。」裘达说。「他们可以渗透—」

「我们知道,」梅里亚说。「但当亚维马雅允许我的人民回归时,穆塔尼将会去芜存菁。」

「你宁愿战火烧到这里来吗?」裘达说。「与其让亚维马雅被烧掉,不如现在就扼杀非瑞克西亚人的威胁。」

梅里亚的眼睛闪闪发光。她不生气。她不害怕。她甚至不是铁石心肠。她觉得很有趣,这让裘达最困惑。他不习惯被年龄比他小得多的人嘲弄。

「非常吸引人的论点。」梅里亚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裘达知道,当她转过身去的时候,她就已经已经拿定主意了。

裘达失败了。梅里亚不会带她的人民去西瓦。

雅亚蜷伏在地面一块露出的石头后面,俯瞰着整个山谷。虽然不是最舒服的姿势,但风景却无可挑剔。在一条狭窄的峡谷尽头,洞穴的三角形大嘴张开着。两个非瑞克西亚人守卫着洞口,它们像蜈蚣一样,核心是被屠杀的人体。它们的多肢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躁动不安。

从她的角度,雅亚可以看到非瑞克西亚怪物看不到的东西。

阿耶尼带领六个罗堰侦察兵把守卫从外围除掉,清理了潜伏在阴暗林地里的生物。他十分成功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垂死的生物发出声响。

达妮莎带领她大部分的部队。她的骑士们埋伏在洞口附近、躲在沟壑里、躲在灌木丛和树木后面,躲在花岗岩巨石后面长满青苔的角落里。达妮莎举起手,发出信号:雅亚,时候到了。

雅亚凝聚了她的注意力在体内,直到像刀刃一样锋利。她眯起眼睛看着洞窟。空气自体燃烧起来,爆炸成火焰。松针草皮闷烧着,浓烟滚滚,直冲云霄。

非瑞克西亚人守卫开始行动了,成群结队地穿过矮树丛。达妮莎指派三个武装骑士,用阔刀噼开最近的一个怪物。它变成了血淋淋的庞然大物,每个庞然大物都长出了细长的下肢。达妮莎再次举起她的手,她派出另一批分队将非瑞克西亚人碎片驱赶朝雅亚所在的位置。

一旦它们足够靠近,雅亚在每一批背后都喷出火柱。这一次,当骑士刺穿非瑞克西亚人时,他们再也没有起来。

「总算摆脱了,」雅亚喃喃地说。

在洞穴的入口处,浓烟盘旋在空中。更多的非瑞克西亚人从洞穴井涌出—超过二十几只人型的怪物。

「九层地狱。」雅亚喃喃地说。骑士们来得太早了。他们的缺乏经验表现出:他们把对手当作普通士兵来战斗,而不是把他们视为跨位面的恶物。

在火焰的漩涡掩护下,雅亚大步走下山坡。当她猛烈攻击非瑞克西亚人时,她在阵阵火焰背后瞥见恐怖的光景:一个完整的女人,铁圈从她的心脏长出,剥去宾纳里亚骑士的盔甲,就像孩子卸去昆虫的四肢一般;一个完整的孩子,将她的缆线插入另一个骑士的盔甲下,从内部撕裂他。达妮莎和她的副手背靠背作战,面色狰狞。

宾纳里亚人被击败了。

阿耶尼带领他的罗堰斥侯进入战斗,用他的双头斧头噼开非瑞克西亚人怪物。非瑞克西亚人的进攻暂停,受阻了。

由Manuel Castañón作画由Manuel Castañón作画

有那么一瞬间,雅亚以为狮族已经把战斗转向了他们的有利方向,直到一个新非瑞克西亚人从洞穴里出来,更多的怪物跟在他的后面。他是人形,体格魁梧,肌肉发达,苍白的铠甲融入了他的躯干。金属尖刺如犄角般弯弯曲曲地穿过他淡金色的头发,他那双橘红色的眼睛在他雪白的脸颊上渗出黑色的油。他举起两组在二头肌处合并的手臂,以示讽刺性的欢迎。「来了,我还期待一些我的老船员有在救援队伍里。不好意思—我好期待与他们叙旧的。」

雅亚,尽管手里有火,但她的心还是凉了半截。尔泰。她当然听说过他—晴空号号最初的船员之一。他已经死了好几个世纪了,脸上仍透着死者的苍白,虽然些力量复生了他的抽搐特征,他的眼睛散发出可怕的智慧。

「能回来真是太荣幸了。」他说。「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你想看吗?」

雅隆卡帕轩也从洞口走了出来。

卡恩拿出了他在喀洛斯洞窟中发现,却又在在蚝湾丢失的泥板的草图。他描摹了弧线的符号。虽然他完美地记住他所找到的东西,却搞不懂它的意思。

「卡恩?」泰菲力偷偷看了看尤依拉的工作室。在她不在时,由卡恩指定共享的工作室,「我和达里迦谈过了,但龙群们还在商议。」

「基图呢?」

「基图人不会在龙做出承诺之前点头。这是议会政治。」

「凡尔西诺呢?」

「一样。」泰菲力低下头。「只有鬼怪站了出来。」

「鬼怪?这倒有点意外。」卡恩承认。

「他们想成为第一个,」泰菲力说。「他们相信龙、基图和凡尔西诺会在非瑞克西亚攻击时加入战斗,但鬼怪们希望能够说他们是『第一个加入的』。这样他们就能在未来的关系中利用这一点。」泰菲力躺在尤依拉的小床上,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虽然魔法治愈了他,但仍在恢复中。

一声尖叫打破了工作室的安静—声音大到震碎了尤依拉的薄杯。泰菲力猛地坐起身,进入警戒状态。一秒钟后,一股冲击力哗啦哗啦地落了下来,把灰尘抖到那些精密的仪器上,把实验都毁了。硫磺的恶臭从门里飘进来,让泰菲力咳了起来,尽管卡恩的感知告诉他,浓度还没有高到危害人类生命的程度。

「什么—」泰菲力说道。

卡恩把手指按在嘴边比了比要求他保持安静。他在听。晴空号。卡恩离开了工作室。虽然疲倦,泰菲力还是跟了上去。

在西瓦的天空中—热得不是蓝色而是焦灼的白色—晴空号在天空中盘旋,上面复盖着腐烂的残骸,这是用来伪装以躲避非瑞克西亚人的猎杀。不过他们似乎没能躲开一只,它像掠夺者一般缠绕着他们。展开翅膀后,非瑞克西亚人主宰了天空。它那薄如蝙蝠的翅膀上有许多关节的金属尖爪,身体本身是一团纤维。晴空号与它搏斗,向它发射鱼叉,但倒钩从松散的纤维网中掉了下来,毫无用处。魔法在天空中闪烁,但就连卡恩也能看到,这个生物毫不费力地胜过晴空号。

随后西瓦的白色天空中,一个小阴影越来越近,展开了一对巨大的翅膀:一只龙。就连卡恩也不得不欣赏一条成年的龙:暴力和智慧的巅峰,多明纳里亚没有比它更强大的存在。影子越变越亮,阳光照在它的鳞片上闪闪发光。达里迦帮助了他们。他转身、向下俯冲并加速,直到他撞上了那只怪物。

非瑞克西亚人在撞击中爆炸,分裂成一团翻滚的东西。它还在空中,支离破碎的身体垂在两翼之间。这个怪物试图把自己凑到一起。光滑的铁纤维交织相扣。

但是达里迦已经在半空中旋转了。他喷出一团白热的火焰笼罩着非瑞克西亚的怪物,它没有烧起来:而是直接背汽化。融化的金属液滴如雨点般落在魔力钻探机的甲板上,达里迦也跟了下来。人们四散而去,敬而远之。

「鹏洛客泰菲力。」达里迦低下了头。「我接受你的提议,一同在西瓦作战。我将捍卫我们的天空——毫无疑问,我的兄弟们将加入我。其他在西瓦议会占有一席之地的国家也同样如此。」

泰菲力大步走向龙,鞠了个躬。「我们接受西瓦的龙效忠。当然,是充满敬意的」

达里迦庄严地低下头。他飞入天空,他的起飞轻轻松松,螺旋式向上直入蓝天。」

在一片寂静中,尤依拉从晴空号的甲板上顺着绳子滑下,来到了魔力钻探机上。她的猫头鹰俯冲下来,落在她的肩膀上,它的金属身体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是一个很难效彷的行动。」

雅隆卡帕轩从洞穴中走了出来。脸部手术留下的疤痕边缘依然粗糙,但已经不再流血:黑色的油在缝合线附近闪闪发光。这些线条看起来确实很有. . .艺术感,雅亚不得不承认,似乎尔泰仔细地考虑了雅隆颧骨上的每一道弧线,然后故意将它与他额头上的锯齿状线条形成对比。但除此之外,雅隆似乎是一个极具人性的人。他的表情是痛苦的—不像其他的非瑞克西亚人,他似乎有自我意识。他还是雅隆卡帕轩,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的嘴唇形成一个词:「拜托,别看我。」但是他没有,也不能,发出声音。

「父亲。」达妮莎的喘气声嘶哑–又如此痛苦。雅亚希望能提供她一丁点安慰。

「你做了什么?」阿耶尼问道。

「希欧蕊教会我,美在于变化。」尔泰说。「如果应用到自己身上,这是一个艰难的一课。但当应用于它者,变化之美显得更加明显,其美学是一场革命。瞧。」

雅隆的脸沿着手术的切口张开,露出他被钢铁取代了的头骨,被水晶晶体取代了眼睛,以及被玻璃保护着的大脑。与其他非瑞克西亚人怪物不同的是,雅隆的变化像钟表一样错综复杂,每一个精致的机构都在滴答作响。这让雅亚想起了星图。

「我父亲不是你的玩物。」达妮莎的声音听起来苍白带着震惊,但她的眼睛里燃烧着愤怒。她双手放在阔刀上,大步走向尔泰和雅隆。她的父亲带着痛苦的希望看着她—雅亚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没有非瑞克西亚人上前拦截她。

尔泰着迷地看着。「雅隆?做你该做的事。」

雅隆蹒跚前进。他猛地举起手拔出了剑,扑向达妮莎。她闪开了,看上去很吃惊。他的动作似乎古怪、紧张、笨拙,好像在抗拒自己。还是反抗尔泰的指挥?他又向下猛击,这次达妮莎接住了他对她的阔刀的挥击。她逼着他后退。当他再次走向她时,他那完整的眼睛流出了闪闪发光的油。

「达妮莎,」雅隆说,他的声音奇怪而扭曲。「做你该做的事。」他的话像扭曲地呼应了尔泰。

毁灭的神情在达妮莎脸上快速掠过,以至于在这个距离上雅亚几乎没有看到。但这时,达妮莎绷紧了嘴唇。她的目光变得坚毅而怜悯。「是的,父亲。」

这一次,当他把刀砍向她时,达妮莎侧身躲开。她举起大刀,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把他的头和肩膀分成两半。

尔泰冷静地看着这一切。「对艺术不尊重。但我想我总能把它缝回去。」

他挥动着一只只有三只手指的手。

群山震动、石头碎裂,滚石滑了下来。锋利的页岩从雅亚身边滑过,划破了她的脸颊。她倒吸一口冷气,用手抓着伤处。一个非瑞克西亚怪物从他们面前的山中挣脱出来,把山砸碎成瓦砾。岩石从它身上滑落的轰鸣声让雅亚眼中泛泪。这个庞然大物直入云霄,大到遮住了太阳。它镀金的身体升起,布满了复杂的机械和武器,栖息在巨大的、看起来很细的腿上。它的头是一只攻城槌,尾巴是一根毒刺,滴着油腻的毒液。

「傻瓜的笨蛋大角. . .那还真够大的,」雅亚小声说。非瑞克西亚无畏舰。这是她见过的最大的一个。「我们要怎么对付它呢?」

梅里亚停顿了一下,歪着头,鸟儿尖叫着像箭一样飞过头顶。她看着它们,眉头皱了起来。猴子们大喊着警报,尖叫声响彻整个森林,裘达甚至听到了一些森林大猫的吼叫。

梅里亚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有东西要来了。」

她旋转着从建筑里跑了出来。裘达也跟在她身后。在远处,树枝摇晃着—然后碎裂,一辆龙引擎冲刺上亚维马雅空无一物的蓝天,炸开一片绿色。

裘达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机械。它的青铜头骨在热带的炽热光线下闪闪发光,遮住了阳光。如剃刀般锋利的背部斜插入雨林,比山嵴还要长,它跋涉穿过树林—向裘达、梅里亚和妖精们走去。

龙引擎的锯齿形大嘴在无声的咆哮中张大。它的震颤太过深邃,裘达听不见:他只能感觉,就像对心脏打着节拍。震动穿过大地,震碎了树枝。鹦鹉呆滞地从树上掉下来,小型袋目动物倒下,眼睛和鼻子流着血。裘达摸了摸自己的脸,把食指按住自己的嘴角的热流—他也一样在流血。亚维马雅妖精从他们的建筑中走出,争先恐后地武装自己。骑手们从树顶的马厩里领着他们的卡甫出来。一个男妖精抱着一个流着鼻血的婴儿踉踉跄跄地走出小屋,用恳求的眼神盯着梅里亚。

那辆龙引擎撕开了雨林,把一棵树连根拔起。

梅里亚气喘吁吁地说。「他在破坏马尼古斯。那些树已经在那里了好几个世纪了!」

裘达开始催化他的咒语。他能感觉到力量在体内升起,是如此灿烂地从他的皮肤倾泻而出,把他从地面上举起来,如同将他搂在怀里。将所有这些魔法随时准备好,. . .魔法就像他的血管一样,与他合为一体。他为自己准备好了。

在他周围,亚维马雅妖精们从他们的家中撤离,拖着孩子和打包的物品离开了战斗现场。裘达看到了泪水与简短的告别,战士们在分别前告诉他们的子女要安静勇敢,然后拥抱他们的伴侣。

战士们跨坐在卡甫上抓紧每根树枝,他们的弓、矛和刀刃已准备定位。咒法师排成方阵站在长满青苔的草地上,穿着比花朵还鲜艳的华丽衣服,手指交叉在一起,口中已经在不停地念着咒语,以掩护正在撤退的平民。梅里亚痛苦地看了裘达一眼,带他走到她的战士们的最前面。

龙引擎一扫而过,它和亚维马雅村庄之间瞬间被夷为平地。古树哗啦一声倒在地上分崩离析,树枝上的叶形房屋也被压碎了。泥尘笼罩着空气,然后沉淀下来,在亚维马雅和龙引擎之间露出一条原始沟渠。龙引擎不仅连根拔起了古树,使它们的根框出了战场,露出了土壤—它还揭示了萼城废墟下深处的索蓝城市的文物堆。地下水从肥沃的土壤中渗出,聚集在这些金器周围。梅里亚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知道这是什么,」她喘着气说。「从我的研究。啊—裘达,那是我们的希望。」

裘达无法确定梅里亚指的是这堆东西中的哪一件,但她能从这么远的距离认出了一件神器,实在很了不起。难怪亚维马雅人会跟着她。

那台龙引擎伸长了颈子,好像在省视他们的武装部队。在它的头骨里,司机就像一颗宝石般坐着,被淡蓝光所照亮。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裘达也能看清她的容貌,看到她被替换的眼睛发出的红光。她符合卡恩的描述:罗娜。她紧咬着牙狰狞地笑着。

像回应罗娜的肢体语言一般,龙引擎打开了,露出了它的带刺的下颚。在它的机械化装甲板中,腐烂的小型森林生物的残骸悬挂在油腻的韧带之间。罗娜屠杀了它们以维持龙引擎的巨大身躯。

裘达的胃开始剧烈地翻滚。

「弓箭手!」梅里亚高喊。

亚维马雅人射出了他们的箭,但是对龙引擎板毫无用处。裘达能感觉到机器在生成能量—而大概再一声咆哮就能把他们全部消灭。

尔泰轻轻地笑了。他举起双臂–上面那组手臂每只手上只有三根粗粗的手指–并挥了挥手。无畏舰甩了甩尾巴,在喷射毒液的同时压扁了非瑞克西亚人和宾纳里亚骑士。粘稠的液体呈弧形射出,强酸融化了树木,沸腾了高山小溪。这一击在整个山脉回响,引发了远处的岩崩和雪崩。

尽管翻滚的岩石发出刺耳的声音,雅亚仍然能听到尔泰愉快的笑声。他挥了挥手,非瑞克西亚人再次向被摧毁的宾纳里亚部队发起攻击。阿耶尼在雅亚背后战斗,砍开朝她飞来的生物。达妮莎撤退去支持她的部队。她发出命令,使宾纳里亚骑士绕着罗堰弓箭手周围重新组织起来,对抗包围他们的敌人。

「开火。」她喊道,罗堰妖精松开了弓弦。他们的箭碰到无畏舰的腿便弹了回来,甚至没有击穿它的装甲。

无畏舰伸展了一下,横跨于战场上,它拱起嵴梁。如果释放更多的酸液,那就是他们的末日了. . .。

「停!」尔泰高喊。他的非瑞克西亚人们急忙后退,如螃蟹一样撤退到岩石中。那些体型较大的前人类生物跑向无畏舰的腿,紧紧地贴在那里。一些骑士停了下来。「把你的战士们停下来,达妮莎。」

「或. . .?」达妮莎问道。

尔泰笑了。他一只手指着无畏舰,另一只手指着喷射出的熔渣。他扬起眉毛,头上的鬃毛似乎也高兴地竖了起来。

「或,」他说。

达妮莎举起一只手。她的骑士们停止了战斗。雅亚让她的火焰熄灭,身体一阵过度用力所产生的疲倦袭来。阿耶尼往后一靠,双手斧头在手掌间晃动着,露出牙齿,显得极不情愿。他与雅亚的目光相遇,她疲惫地耸了耸肩。她没有计划。

「雅亚,阿耶尼。如果你们不向我投降,」尔泰说,「我就叫无畏舰消灭这些人。所有人。」

裘达举起手,提高他的能量来形成保护屏障。护盾从最亮的地方发出涟漪,白色的光泽染色了整个空气。他无法减轻巨龙轰隆的咆哮声的影响,但他可以软化它们—即使他的咒语,无论多么强大,只能撑得过一次爆炸。

「在那里,我需要拿到它。」梅里亚指了指她的军队和龙引擎之间的泥土中,那件未被发现的索蓝神器。她碰了碰裘达的手臂,满怀希望地抬头看着他。「你能把那面护盾留在那里保护我的子民,而你和我一起过去吗?我是说在战场那里。」

裘达点点头。这件神器的本质是什么,让梅里亚把她的人民的性命都压在上面?「是的,我能做到。」

梅里亚提高嗓门喊了一声,裘达想应该是「等等,」的意思,因为他看到弓箭手们从进攻姿势转变为防御姿势,眼神保持着警惕。她满意地点点头,接着把注意力转向裘达。「准备好了吗?」

裘达伸出手指指向天空。咒语应声闪烁,然后稳定下来。梅里亚朝他微笑,脸上露出了智慧和热切的神情。她用长矛轻叩地面,错综复杂杂的索蓝花饰照亮了长矛的长度。矛的一端射出金属刺,中间展开半透明的织网。她的矛似乎也可以作为一个有动力的索蓝滑翔翼

梅里亚一只手搂住了他。「抓紧!」

裘达愣了一下—但是太迟了。滑翔翼拽着他们的脚。当滑翔翼载着他们两人在空中飞行时,他发现自己毫不客气地紧抱住梅里亚。他们迅速穿过了他的魔法屏障,碰到了一些阻力及扭曲,但最后仍被允许通过。炽热的魔法在他们的皮肤上嗡嗡作响,力量令人震惊。滑翔翼急转直下向地面俯冲。他们落一个很快充满了咸水的坑里—就在龙引擎的脚边。

「掩护我,」梅里亚说。

「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吗?」裘达冷冰冰地说。但他仍准备好了他的咒语。他仍然能感觉到留下来保护亚维马雅战士的护盾在吸取他的力量。这并没有阻止他召唤储备。「我会尽力的。」

「好。」梅里亚不顾泥泞跪在地上,开始在泥水中搜寻。「是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我知道我看到它. . .」

龙引擎咆哮着。裘达甩出一个发光的白色泡泡保护他们。声波的力量冲击着裘达的两个护盾。他召唤了更多的古咒的力量来迎接和消除震荡能量;龙引擎的轰鸣声越来越强,然后忽然消失。裘达的盾牌也渐渐衰弱,筋疲力竭地跪在地上。他的整个身体都感觉受到了重击,就像他把身体伸到护盾后面支撑一样,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做一次。

那台龙引擎再次向他们伸长了头。裘达怀疑罗娜打算在下一击中更直接地针对他和梅里亚。「赶快!」

「啊哈!」梅里亚从淤泥里捞出一个银球,上面复盖着精致的金色索蓝花纹。「找到了!我就知道曾看过这种东西。」

在龙引擎的攻击过后,梅里亚的视力必须非常敏锐,才能在树根、污垢和碎片中准确地找到以及识别出索蓝神器。「这是什么?」

梅里亚旋转了球体,将符号重新排列成新的配置。它亮起来,亮度以越来越快速度沿着球体赤道疾驰。裘达马上看出那是倒数计时。梅里亚歪着头。「你认为你能多快让我们离开这里?」

裘达咬紧牙关,准备打开通道。这番努力让他喘不过气来,尽管已经设置了通道,他只能把他们传送一小段距离。但他已经在这场战斗中消耗了大量的力量。现在感觉就像他用指甲在空中撕开了那道门。

梅里亚跳入水中,裘达也跟着跳了下去。他转过身,伸出手握紧拳头。传送门接着倒塌—接得刚刚好。索蓝神器闪了一下,一道明亮的红光充斥着整个大地,好像在发出警告,接着的不是轰隆声,而是—

沉默。

在亚维马雅妖精和龙引擎之间似乎形成了一层薄膜,但这并不是真的是一层薄膜。在裘达站的那一边,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花粉、龙引擎扬起的灰尘,还有湿气。他从来没有意识到空气是有颜色的:直到他从有空气的区域看往没有空气的区域。

索蓝武器创造了一个球形真空。龙引擎站在它的中心咆哮着—在绝对的沉默中咆哮着。

但即使在这里,裘达也能看到龙引擎是如何失去作用:里面一些有机的部分已经死了,森林里的生物依然朝绕着,但面对真空被冻住了。在龙引擎内部肌腱断裂,器官变成黏煳煳的冰团或破裂,肌肉纤维被凝固。缆线在盔甲下扭动着,似乎变得更加脆弱。有几条已经断了,龙引擎上的灯光渐渐微弱,在它的头骨里面慢慢变暗。

「我不认为这个神器是武器,真的。」梅里亚一只手搭在屁股上。「我认为索蓝用它在真空中进行科学实验。我也会这么做。」

不,裘达想。这是一个武器。也许甚至是一个滞阻法球,尽管他以前从未见过任何一个有这样的功能。

龙引擎摇摇晃晃地向场域边缘移动,在边界倒塌。它倒了下来,一半的身体在树林里,另一半留在真空中。罗娜—龙引擎头部一个模煳的影—打开了舱门,从洞穴里踉跄而出。她半滑半爬地从龙引擎的头部滑下,下降的速度令裘达感到畏惧—但如果是他应该也会感到绝望。她在树林边上停了下来,双手放在膝盖—显然还在呼吸

梅里亚用一只手做了一个小手势。手持长矛的卡甫骑士们散开,环绕着外围向罗娜射击。她朝身后瞥了一眼就逃走了。梅里亚神情严肃地看着这场追逐。她的目光转向了倒下的马尼古斯人。「数百年的生命瞬间消失。」

裘达低下了头。「这是战争。」

「他们会来找我们,不是吗?」梅里亚说。「不论我的子民去哪里。」

裘达点点头。梅里亚的眼睛里闪着愤怒和悲伤。

「那么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而且那不在亚维马雅。」

「为什么我担心就算我呈上自己,你却不放他他们走?」雅亚对尔泰说。她挺直了肩膀。她不打算交出自己,但她也没有别的计划。也许,如果离得够近,她可以召唤一支熔岩长矛刺穿他的心脏,或者让尔泰头部周围的空气过热. . .等等的,任何能让他们摆脱这一切的东西—

一阵甜甜的微风吹散了战场上的臭气,带来了皮革和油的清新气味。地平线开始变亮—西方地平线—带着金黄色的光泽。空气有了一种奇特且不食人烟的质地,彷佛空气中的微粒带着古老的张力嗡嗡作响。

一艘巨大而又光滑的金色大船穿过山的碎石,岩石在它后面弹起。这艘闪闪发光的战舰绕着非瑞克西亚无畏舰俯冲了一圈。数以百计的凯尔顿战士从船上跳下来,降落在无畏舰宽阔的鳞片背部,他们把他们的刀片和靴子插入生物的皮层,以确保自己的安全。

由Daniel Ljunggren作画由Daniel Ljunggren作画

黄金阿格西号!雅亚以为它已经消失在传说中。拉妲提到她在蚝湾谈判期间发现了一件神器,但雅亚从来没有想到拉妲重新发现了那艘古船。

拉妲亲自带领她的战士们登上了非瑞克西亚无畏舰的攻城锤船头。仍在地面上的非瑞克西亚怪物似乎意识到无畏舰在这次攻击面前不堪一击。他们没有躲在无畏舰的舰底,开始爬上去攻击凯尔顿人。

「弓箭手掩护我们,骑士跟着我。」达妮莎向无畏舰发起了冲锋。「为了多明纳里亚!」

骑士们高喊一声跟在后面,猛攻试图保卫无畏舰的非瑞克西亚人。在凯尔登的攻击下,无畏舰发出一声呻吟,震动了整个大地。

阿耶尼吼道,「弓箭手们,听我指令!瞄准爬上无畏舰的非瑞克西亚人!」

雅亚举起了手。她的火焰因恢复的精神而明亮起来,她驱散了那些转身攻击弓箭手的从空中飞过的生物。阿耶尼紧紧地靠近她,保护她不受迎面扑来的非瑞克西亚人的攻击。

拉妲刺穿了无畏舰的眼睛,留下了一个足以让拉妲站在那里的大窟窿。水晶体喷射而出,接着是更浓稠透明凝胶。拉妲穿过肌肉发达的虹膜。无畏号痛苦地尖叫着,甩头想把她甩掉。它张大了下颚,嘴边滴下血液、黑色液体和粉红色的有机物。

「希欧蕊会听到这消息的!」尔泰吼道。

「我希望她会!」雅亚回道。

这个生物蜷成一团,一个关节一个关节地慢慢死去。背上的凯尔顿们发出一声欢呼,然后平躺着感受它的坠落。在无畏舰下作战的宾纳里亚骑士四散而逃,雅亚和阿耶尼都抬头看着无畏舰的下腹,看它是如何地遮住天空。雅亚从无畏舰下爬了出来,高喊着躲过了它最后对地面的撞击。声音在山间回荡。然后是雪崩的轰鸣声和石头的翻滚声,在那之后,也慢慢归于沉寂。

由Daniel Ljunggren作画由Daniel Ljunggren作画

当尤依拉走进她的工作室时,卡恩抬起了头。

「躲在这里不是避开我的最聪明的方法。」尤依拉说。

卡恩看着她。「我没躲。」

「你从来不回我的信。」尤依拉听起来没有受伤—更多是懊悔。

「你想聊凡瑟,」卡恩说。「但我不想。」

「但是你现在想了?」

卡恩低下头。「我太自我中心了,以至于被凡瑟牺牲的个人衍生后果所吞噬。他其实也是你的朋友。」

尤依拉歪着头。「是的,我也很遗憾。我很悲伤,你退缩是因为你也是,这一点也不自私。」

「只是对同一种刺激有不同反应而已。」卡恩沉思道。

「啊,我想你了。」尤依拉笑着拥抱了他。她的机械猫头鹰受到干扰,从她的肩膀上飞开,落在工作室头顶的横梁上。

卡恩怀疑她是否得到了她所寻求的安慰:他的身体有和人类相似的体温,但无法给她同样柔软的肉体。不管怎么说,他喜欢她在身边。他的朋友们又小又神秘。他可以推测石英的内部工作原理,但仍然无法完全理解尤依拉。

尤依拉拍了拍卡恩的手臂,然后放开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闪闪发光的金属零件,从上面的金色窗饰看出来是索蓝的东西。「这些将帮助我在魔力钻探机上安装一个自毁机制。它太强大了,绝不能允许落入非瑞克西亚人手中. . .卡恩,已经过了太长的时间。我们不应该让生命把我们分开。」

「或非生命,」卡恩说。

尤依拉笑了。「我总是忘记你还是有幽默感的。」

他与晴空号的通信器在他的脖子上响起。虽然很惊讶有人会在不是与晴空号通信的情况下使用它,卡恩还是启动了它。「我正在听。」

裘达的声音传了出来,清晰得好像他和他们一起站在房间里。「我要和亚维马雅妖精一起前往西瓦。梅里亚能够招募到几个邻近的团体。因为我们跟着树妖走,到你那里需要一段时间。卡恩,有些事你得知道。」

「嗯?」卡恩问。

裘达犹豫了。「新联盟里有一个间谍。」

将本文分享至: